| UAPP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明天更新小黄文。(立一个flag

 
 
 
 

Clematis 其一

其一 

我和D。

 

D今天穿了一条藕色的毛衣连衣裙。我们坐在床边上,开始接吻,丝毫不带情色意味。我们约定好探索彼此的身体,这种世上独一无二的关系,并非从属,也并非爱情,仅仅是一个约定——我跪坐在她分开的两腿间,我们互相拥抱着继续唇舌相交;她的嘴唇柔软丰厚,舌头也是滑腻的,在我的双唇和口腔间毫无章法地搅动,她喘息着呼出热气,带着从食道——不,消化道,或者说,是身体深处散发出的属于少女的潮湿气息。

 

我抚摸着她的身体,她也同样抚摸着我的,我能感受到她冰凉的手指带着好奇轻柔地在我的乳房上弹动,那里的脂肪在皮肉下颤动着,D的眼中充满了惊奇的笑意,我看着那两簇...

 
 
 
 

关于Hacksaw Ridge

爸妈拉我去看,不然根本懒得看电影

美国式故事

1."medic!" BF梗(。


2.“我也踏過那聖像。那時,我的腳放在凹下的那個人的臉上;在數不清的回憶裏出現過的臉上…在山裏流浪時、在罕房裏自然而然會想他的那張臉上;人類存在的一天、最好最美的臉上;一輩子都想親近的那個人的臉上;那張臉現在嵌著聖像的木板上已磨損、凹陷,以哀傷的眼光看著這邊。(踏下去吧!)哀傷的眼神對我說。

(踏下去吧!你的腳現在很痛吧!跟以前踏過我的臉的人一樣疼痛吧!光是腳的疼痛就夠了。我分享你們的痛苦,我是為此而存在的。)

「主啊!我恨稱一直都保持沈默。」

「我並非沈默著,是一起受苦。」...

 
 
 
 

我已经沦为游戏儿童了,产出遥遥无期……。(手黄再

 
 
 
 

考完试我一定好好产出,真的(;´д`

 
 
 
 

匿名提问:

白开太太————!!!!!!!!! 我特别喜欢您写的韩叶!!!!!!!特别是春秋!!!!! 请问以后还有更新看吗!!!!!!!!!!!!!!!!!! 如果太太能回复那真是太好啦^^ 以后也会一如既往的热爱太太的文哒!请继续加油!!!!

NOW HERE 回答:

是你吗烟子!!!!

没了!!!!!没有韩叶!!!!什么也没有!!!!!!

没有全职!!!!!!寒假可能有少量末子掉落!!!可能还是BE!!!!!

别照着脸打,这脸还要留着去交报告

 
 
 
 

单车

文本《中免白金》Guest

 《中免白金》作者@烟川河流 

现在又放一次是什么个意思呢……_(:з」∠)_不造了,蹭个TAG憋嫌我烦


张佳乐吃的圆滚滚,整个人赖在沙发上怀抱一个iPad戳戳戳。孙哲平端了个盘子走过去抬脚踹了那人横着的双腿一下,“蹄子挪开,给我让个位。”盘子跺在桌子上,当的一声。


张佳乐还是横在那里,嘴里哼唧了一声才把膝盖曲起来勉强给他让了个能坐下来的位。


恢复友好邦交以后不久两人还是以前在百花的那个样子,整天插科打诨不干好事,这次张佳乐来北京看孙哲平,他住在义斩分配的宿舍里,一人一间,...

 
 
 
 

春秋 未完

让我随意地炒个冷饭……没更啊看过的别看了(。

@烟川河流 你要的稿!看了别打我啊!打架那段儿没发!

不打TAG了么么哒(づ ̄ 3 ̄)づ


有些热起来的六月,蝉才刚刚叫起来,聒噪的很。叶修裹着不太合适的军服,浃着一身汗站在太阳底下,他扭扭脖子想找个稍微阴凉点儿的地方,没成想一回头就瞧见了人群中的韩文清。那人一身军装,即使是学校发的穷酸的不得了的灰布军服他还是穿得齐齐整整,背挺着站得笔直,正气浩然;一滴汗正从他额角上慢慢滑下来。


他被人挤着没法儿和他打招呼,只能用眼睛死死盯着对方略微汗湿的鬓角,韩文清也像感应到对方的视线一样微微偏过头来,和他四目...

 
 
 
 

[叶乐] Ultraviolence

呃,我转一下啊就(。)

烟川河流:

NOW HERE:



















师傅,这里到仪表厂。






张佳乐低头翻钱包,钱夹里空空的,只有几个硬币和几张面值不大的纸币,他抽出那张面值最大的二十搁在膝盖上待命,脏兮兮的咖啡色和他今天穿的裤子的颜色有点相似,活像是膝盖附近的一个花纹。...


 
 
 
 

再,玩玩

 
 
 
 
© NOW HER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