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APP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瞎bb。
最近似乎想要重拾看书和写日记的习惯嘻嘻。
希望能在新的日记本到之前还能维持。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写新的文w过着充实的生活就不会有剩余的情感来写文了w
可能会掉落关于文学/情感的小作文!
翻译博太懒了不想更!也没有特别想翻的书!可能翻一下宰的书!(不知何时)
就酱!

 
 
 
 

30年推书挑战(x

 @NO WHERE 给这位朋友的书单(其实只是答题了 不好看不要打我


Day1:对你价值观影响最大的一本书

《刀锋》毛姆

从《月亮与六便士》到各种短篇,毛姆是一个挺喜欢写拉里这种有点儿闲云野鹤离经叛道的人物的作家。主角因目睹了同伴的死亡,看到活生生的人无尊严地死去腐烂,于是开始寻求生命的意义。就是这样听起来有一点无趣的书。

 他无法信服上帝:为何上帝会创造恶?如果不是上帝创造,为何需要人去信仰他?

他也无法信服印度教中所说的终极目标是剥离自我返回绝对,不再轮回的说法。他认为一个人的最高理想是自我完善,通过知识和理性达到最高现实。...


 
 
 
 

Clematis 其二

其二

D和我。


D是一个不折不扣的S。


我和他是在一个小型的party上认识的,那里很多像我和他一样的人,但这个男人独一无二的悲伤气质吸引了我。大家到这里来无非都是为了找乐子,唯独D,这个男人,当我和他对视的时候,他的眼睛不是看着我,而仿佛是透过我的骨骼注视着我头盖骨里灼热而鲜血郁积的黑暗。


“也许咱们之间没有爱,但请和我共有罪行吧。”


我对鞭打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兴趣,窒息和这种留下伤口的行为才能真正取悦到我。曾经我想把自己献祭给所爱之人,想要对方割下我的骨肉,饮下我的血液。然而真相到来那天,对方嘲笑我是个偏执狂,骂我是个...

 
 
 
 

@突発性LOVE  一个新子博,用来堆自己瞎翻译的东西(。

 
 
 
 

明天更新小黄文。(立一个flag

 
 
 
 

Clematis 其一

其一 

我和D。

 

D今天穿了一条藕色的毛衣连衣裙。我们坐在床边上,开始接吻,丝毫不带情色意味。我们约定好探索彼此的身体,这种世上独一无二的关系,并非从属,也并非爱情,仅仅是一个约定——我跪坐在她分开的两腿间,我们互相拥抱着继续唇舌相交;她的嘴唇柔软丰厚,舌头也是滑腻的,在我的双唇和口腔间毫无章法地搅动,她喘息着呼出热气,带着从食道——不,消化道,或者说,是身体深处散发出的属于少女的潮湿气息。

 

我抚摸着她的身体,她也同样抚摸着我的,我能感受到她冰凉的手指带着好奇轻柔地在我的乳房上弹动,那里的脂肪在皮肉下颤动着,D的眼中充满了惊奇的笑意,我看着那两簇...

 
 
 
 

关于Hacksaw Ridge

爸妈拉我去看,不然根本懒得看电影

美国式故事

1."medic!" BF梗(。


2.“我也踏過那聖像。那時,我的腳放在凹下的那個人的臉上;在數不清的回憶裏出現過的臉上…在山裏流浪時、在罕房裏自然而然會想他的那張臉上;人類存在的一天、最好最美的臉上;一輩子都想親近的那個人的臉上;那張臉現在嵌著聖像的木板上已磨損、凹陷,以哀傷的眼光看著這邊。(踏下去吧!)哀傷的眼神對我說。

(踏下去吧!你的腳現在很痛吧!跟以前踏過我的臉的人一樣疼痛吧!光是腳的疼痛就夠了。我分享你們的痛苦,我是為此而存在的。)

「主啊!我恨稱一直都保持沈默。」

「我並非沈默著,是一起受苦。」...

 
 
 
 

我已经沦为游戏儿童了,产出遥遥无期……。(手黄再

 
 
 
 

考完试我一定好好产出,真的(;´д`

 
 
 
 

匿名提问:

白开太太————!!!!!!!!! 我特别喜欢您写的韩叶!!!!!!!特别是春秋!!!!! 请问以后还有更新看吗!!!!!!!!!!!!!!!!!! 如果太太能回复那真是太好啦^^ 以后也会一如既往的热爱太太的文哒!请继续加油!!!!

NOW HERE 回答:

是你吗烟子!!!!

没了!!!!!没有韩叶!!!!什么也没有!!!!!!

没有全职!!!!!!寒假可能有少量末子掉落!!!可能还是BE!!!!!

别照着脸打,这脸还要留着去交报告

 
 
 
 
© NOW HER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