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APP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离开了南京,从此没有人和我说话 其一

我居然炖了肉汤(

写着自己玩儿的

求评哭哭



老板你看这……


不成啊,招待所的老板坐在柜台后边边嗑瓜子边在一个黑白的小电视上收看八点档狗血剧,一眼也不赏给对面无精打采的男青年,只嘴里冒出两句最近这边查得严得很,查到要罚钱的,不登记身份证不能给钥匙啊。


叶修穿着最最普通普通到有点寒酸的白衬衫牛仔裤,又挑了一家临河的招待所,老板显然对于这种常年闲得蛋疼的文艺青年见怪不怪,殊不知这位文青真的是纯约炮来的,对楼下这条秦淮河一点兴趣也没有。


成,登就登吧。他掏出一张卡片毫不犹豫地拍在桌面上。



夫子庙这片儿永远都是闹闹哄哄的,门口常年挤着一批卖臭豆腐炒年糕鸭血粉丝汤的,张佳乐第一次来就小狗似的四处乱窜,手里捧了一大摞子吃吃喝喝,挣扎着就要进夫子庙的大堂;叶修看着那么多人头皮都发麻,只得说,你歇着吧,改天带你去成吗乐总。


后来他们去的还是这家招待所,名字叫什么都记不得了,单纯是离得近,霓虹灯让外头恶俗的塑料灯箱也着实暧昧了一把。叶修扶着喝了酒的张佳乐进来,张佳乐跌跌撞撞,说要2046房,老板瞥了他俩一眼说我这儿没这号。


不好意思哈老板,他喝醉了,叶修说着又把他往上扶了扶,随便订个标间就成。


拿了206的钥匙上了楼他俩才发现原来临着河,桨声灯影下的秦淮河也并不怎么美貌,活脱脱像是一条被各种乱七八糟的光合在一起摔碎了的龟苓膏。窗台上放了两只缺了角的白瓷茶杯,里头结了深深的一层茶垢。


还好房间还算干净。


那种夜晚,别提星星,路灯照得连月亮都要看不见了。


张佳乐是叶修微信搜到的,他长得挺好,看起来忧忧郁郁,最重要的是挺帅,是自己喜欢的路数。聊了聊发现人够傻也够实诚,实在是炮友的最佳选择。


张佳乐哼哼唧唧地面朝下趴着任他动作,叶修的动作居然轻而缓慢,在他身后摸摸索索的,要不是现在张佳乐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肯定要有组织有计划地嘲笑对方好几天。可他现在根本无暇顾及,叶修淋着润滑液的手指终于触到了他的穴口,他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小下,手指揪紧了身子下面的床单;对方的手指也探了一个指节进去,疼得他一颤,忍不住骂人:你能不能轻点!


叶修没理他,自顾自地又往里面捅了一点,张佳乐嘶嘶地吸气,前面也萎了一点,叶修还是有点良心的,他想,对方随即整个人伏在他的后背上,边亲吻他的后颈边给他弄前面,除去后面那点可算可以忍受的酸胀感也还挺舒服,他的呼吸埋在充满霉味的枕头里,深深的一口霉味冲击肺叶,叶修的第二根第三根指头也跟着进来了。


逮到叶修真的把自己的东西塞进来,张佳乐才叫出了声,真的谈不上舒服,后面火辣辣的疼,前面多半是蹭在床单上,叶修爽到了就顾不得给他舒服了,在他身体里横冲直撞,一下一下地偶尔能戳到某个隐秘的点,内忧外患,后入的体位进得又格外深,肉体之间拍打的声音响彻房间。叶修在后面把他的腿又扒拉开了一点,俯下身子去舔张佳乐后腰那凹陷下去的两汪腰窝,张佳乐喘息着挺了挺腰,被叶修死死地按在了床上,他很不服气,转过头来想骂他点什么,却又被叶修抚住后脑吻了上来,止住了他的所有话语。


逮到叶修放开他的嘴唇,张佳乐眼里湿漉漉的,在没开灯的房间里还是明亮的,他眼角发红,有点羞涩又有点生气,说话都说不稳当。


叶修……你……你不要脸!


叶修有点想笑,觉得这家伙实在可爱得很,还是假装严肃地回答他,嗯,我不要脸。


你……你滚……啊——!叶修再一次撞到那里,张佳乐没来得及忍住就失声叫了出来,引来一阵更加猛烈山雨欲来的攻击,叶修感受到张佳乐后面几近崩溃的紧缩,咬牙拔出来射在了张佳乐的腰窝里。那一小滩精液顺着他的腰侧滑在床单上;张佳乐也射了,射完就平摊在一片狼藉的床单上喘气,喘够了才腾出一只手来摸了摸后腰,一手的粘稠让他忍不住骂了娘。


那些粘糊糊的液体沾在他的后腰上,产生出秋夜昆虫那种说不清楚的气息。


这样的痛楚,这样的黄里带绿的颜色,这样的气温,这样的声音,是唯一的现实。所有的人,在欲仙欲死的交媾时刻,都是同一的人。


他发现自己对他一无所知,他住在哪儿,在南京做什么,这些他全然不知。叶修说,现在了解这些太晚了。了不了解都一样。


叶修喜欢使他快活的人,张佳乐是谁对他来说无关紧要,就像叶修是谁对张佳乐也无关紧要一样。


张佳乐踉踉跄跄地去冲了个澡,回来的时候叶修正叼着根烟调试房间里的破电视,调了半天还是拔了电源,无谓地与他对视,说这破地方肯定没客房服务,不如我俩今天就挤一挤凑合一晚?


张佳乐又有点愤懑,心想我凭啥和你挤一床我都我都那啥了,刚刚和你挤一块现在居然还要和你挤有没有天理了还!想着想着又要睡着了,叶修看他一脸疲惫与愤怒交杂有点扭曲的表情,叹了口气,认命地把他架到床上去。


叶修抽完一根烟,裹着一条浴巾倚在窗户旁边,晚风吹拂着他湿漉漉的额发,他说张佳乐你到底有多喜欢王家卫啊。


张佳乐迷迷糊糊的,没看着叶修掩藏在薄薄烟雾下的微笑,还怪唬人的。他说王家卫是谁啊?你前任?


叶修难得无语了一下,准备当没听见,没成想张佳乐居然还求知若渴地追问王家啥的和你啥关系啊你也带他来这儿过没,叶修想这丫的咋这么烦人呢,说不是我前任,楼下卖鸡鸣汤包的。


张佳乐说,哦。


叶修抽完第二根烟的时候张佳乐已经睡熟了,发出轻微的鼾声,他翻出一条灰色的内裤换上,钻进了被窝,想了想还是背对着张佳乐闭上了双眼。


犬向着不可知的长夜狂吠。不久……死亡天使将会把我们载在她的翅膀上,把我们一起带往温暖的碧空。


TBC

评论(17)
热度(43)
© NOW HER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