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APP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冻土01

*双花
*很少
*没完
*不更


张佳乐再次见到孙哲平,是在他大三那年的暑假里。高中的同班同学搞的聚会,跟赶场子似的,先拉到电影院包场,再去吃饭,最后KTV到天亮。张佳乐其实看完了电影就有些困乏,揉着眼睛昏昏欲睡,他是搞设计的,想到家里堆在那儿的活更是感到脑仁都隐隐作痛起来;但没法儿,这几位爷又不得不陪。

高中的时候他也喜欢闹腾,那时候也年轻,整个毕业都三步一回头似的,时不时地小聚一下,后来大家也都各忙各的去了,没谁再想着把大家搞到一起。

但孙哲平不一样,自打毕业后就没人见过他参加大大小小各种人组织的任何聚会。

张佳乐歪在KTV包间的大沙发上,抱着自己带过来的小双肩包,沐浴在洗头房般梦幻的光氛和各种洗头房歌曲中几欲先走。

旁边坐的人名字叫孙哲平,印象中这人他不熟,扯不起来,也只能模模糊糊记得个名字;可这人偏偏拽了拽自己:出去抽根烟?

我不抽烟,谢谢啊。

那出去透个气吧。

其实张佳乐不大喜欢和不大熟的人说话,觉得麻烦,但无奈不能驳了人家的面子;他起身,放下被他捏皱了的包,展开一个微笑,说好啊。

说是透气,可他们一直沿着弯弯绕绕的走廊走了许久,直到从大门走了出去,晚上的冷风扑得张佳乐一缩脖子,孙哲平站在边上施施然摸出根烟抽了起来,直到那根烟燃了一半儿张佳乐仍在装模作样地东张西望,心想他不会真是来和自己突破认识界限的吧,而孙哲平终于开了口。


wbc
我不知道老孙缩啥,真不知道

 
评论(2)
热度(3)
© NOW HER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