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APP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lematis 其一

其一 

我和D。

 

D今天穿了一条藕色的毛衣连衣裙。我们坐在床边上,开始接吻,丝毫不带情色意味。我们约定好探索彼此的身体,这种世上独一无二的关系,并非从属,也并非爱情,仅仅是一个约定——我跪坐在她分开的两腿间,我们互相拥抱着继续唇舌相交;她的嘴唇柔软丰厚,舌头也是滑腻的,在我的双唇和口腔间毫无章法地搅动,她喘息着呼出热气,带着从食道——不,消化道,或者说,是身体深处散发出的属于少女的潮湿气息。

 

我抚摸着她的身体,她也同样抚摸着我的,我能感受到她冰凉的手指带着好奇轻柔地在我的乳房上弹动,那里的脂肪在皮肉下颤动着,D的眼中充满了惊奇的笑意,我看着那两簇颤抖的白肉,也开始笑起来,就好像那不是我的肉体的一部分,而是哪里的什么玩具一样。

 

她解下自己的胸罩,随手扔在床边的沙发椅上,笑着抱怨着冻死了钻进了被窝——我们现在终于都是赤裸的了。我们在被窝里嬉戏了一会,直到累得抱在一起。她的两片乳房压在我的乳房上,她柔软的长发和我的头发缠绕着散在床单上。

 

少女这个词,本身就带有一种潮湿的意味。

 

我尝试着把食指塞进那个潮湿而隐秘的通道里。我的指尖立刻感到了那里的湿热,那里才是热潮的中心,是少女潮湿气息的来源。她也把食指塞进我的体内,那里因为第一次顺利接纳异物而热热涨涨的,那曾是一个连卫生棉条都无法顺畅进入的地方。我看着她的脸庞,她垂着眼,睫毛根根分明,皱着眉就像在做一个什么重要的实验,她修剪干净的指甲在入口的位置摩擦的感觉尤其深刻;我们慢慢往对方的身体里伸入另外两根手指,那种又麻又痒的触感让我们相视而笑。

 

“来接吻吗?D。”

 

她点头,含住了我的上唇开始吮吸,于是我用自己自由的下唇去夹她的另一瓣嘴唇。她说不要呼唤我的名字。或者呼唤我,就像呼唤你自己。然后我们的舌头交缠在一起,我们的寂寞开始缓解,我们的知觉因为欲望而相通,就像两台完美联结起来的仪器,我和她的身体逐渐交融为一副肉体。她和我紧紧抱着对方,同时开始颤抖,放在对方身体里的手指同一频率的抽动和按压,同步的心跳加速和喘息在这同一的高潮时刻,同一的月下的狗吠中,我们是同一的少女。我们化作池塘上升腾的水汽,我们将一起消散在高热的夜晚。爱情是断然不能做到如此的,只有我们之间的约定——

 

这不是爱,不是服从和被服从,不是命令,不是情欲使然。

 

又或许都是。

 
评论(3)
热度(3)
© NOW HERE/Powered by LOFTER